【澤漆湯案例】前言:

金匱澤漆湯方,自古多不作註解,歷代醫家往往認為紫參乃紫菀之誤,即使醫王孫思邈也作此看法,至良方無人能識。直到倪師尋得紫參真品,埋沒千年的仲景良方,終於得見天日。

案例一、

2-3-2009

H.C. 男性,38歲,自小有哮喘,鼻過敏和皮膚癢疹的問題。因感冒三周未癒來診,鼻流清涕,咳白稀痰,入夜或氣溫下降,則咳嗽加劇,每至清晨四、五點必咳醒,醒後總有一口黃痰。喉嚨作癢,因咳甚而痛,口不渴,四肢不冷。平時皮膚很癢,這三周咳劇,反而不癢。問其無汗而惡寒。舌苔白厚而膩,脈浮緊帶弦意。

病在太陽表寒,內有寒飲。處方【小青龍湯加蒼朮、茯苓、生南星】三日份。

2-6-09

    2-42-5兩日,可能因食物不潔,共腹瀉十五次,咳更甚,夜晚發作哮喘,清晨四點咳醒,即不能再臥睡。(等同誤下,水飲內陷)

查無表證,處方一劑【十棗湯】晨空腹服十二粒(此人高大)拉盡後,繼服【射干麻黃湯加炮附】

2-14-09

    白天已不咳,前三天睡眠改善,但第四天後,一到晚上十一點開始癢而咳,躺下則咳甚,清晨五點咳醒,不能睡,早上第一口黃痰餘皆白痰(水飲又回頭)

查脈不浮,四肢不冷。處方【澤漆湯加細辛、五味子】【紅大戟5g漢唐紫參10g白前15g桂枝15g黃芩10g生半夏30g黨參10g生姜10片炙甘草10g細辛10g五味子5g】三日份。

2-17-09

諸症善,微咳白痰,偷喝冰飲則咳多。因出差,改以科學中藥粉劑,【苓甘姜味辛夏仁湯加炮附】十日份,以除舊日痰飲。

3-17-09

咳癒,喉部偶爾癢,但皮膚癢疹發作,尤其四肢關節處尤甚(也是堹f出表,佳候),查舌淡黃濕。仿人紀同學案例20090113.近二十年的濕疹  處方【麻黃加朮湯合五苓散加黃芩、細辛】。後告知改善。

 

案例二、

B.J. 男性,63歲,疑似肺癌(其兄也得肺癌,正在化療中;姊姊得乳癌),咳嗽超過一年,躺則咳甚,近兩周,頭巔頂痛,每日下利六、七次,氣味腥,肛門無灼熱也無痛,體重掉了20磅,胸極痛,患者自覺從肺里痛出來,(肺痛下利此乃紫參湯證也),甚至胸痛徹背(烏頭赤石脂丸證),兩個月來,無食欲,不覺飢餓,人倦怠,渴不甚,喜溫飲四肢冰冷,足尤甚。夜尿三次,白天小便頻數,喝水後就想小便,排尿無力,色淡黃,睡眠差,惡夢連連,易醒不易回睡,每日四點醒。人煩躁易怒,手抖(此即手足躁擾)。整日出虛汗,夜則身熱盜汗,汗後身極冷(入厥陰,已見陰實,陽不入陰)

問其病史,自小心臟有雜音,高血壓多年,無抽煙史,作資源回收,頻頻接觸化學物質,每天聞燃燒化學物的氣體(應是此人肺癌來源),且三年來因家庭因素,每日悲憤(倪師曰:悲傷肺,悲乃誘發肺癌的重要因素,怒則傷肝,不利肺病。)。自覺舌頭有灼熱感。脈沈細無力,右寸反浮稍大。腹診:小腹虛,無底力。眼肺區白點有痰塊,瞳孔反應腎陽不足。

診斷:肺系重症,肺家陰實,陽不入陰。病入厥陰。

處方:費思量,決定先救心陽,固守胃氣,再伺機而動。

【烏頭赤石脂丸劑】合湯藥【茯苓四逆、理中、赤石脂30g余餘糧30g湯】三日份

3-3-09下利減為兩次,軟、稍成形,體重不再下降。胸背痛減輕,手足回溫,胃口增加。舌頭有灼熱感改善(之後發現,若停服烏頭赤石脂丸,則灼熱增,續服則減,足証倪師所言,舌為心表。此現象乃心藏營養外洩,陽不入陰之灼熱感,若依溫病治法,必用滋陰,導致陰實更甚。,咳竟也略減。但身熱盜汗,人累,等餘症不變。

轉守為攻守兼備,方採:【澤漆湯,茯苓四逆湯,附子理中,加細辛,柴胡(即成小柴胡湯)倪師曰治肺必治肝

處方【『紅大戟3g漢唐紫參10g白前10g桂枝15g黃芩10g生半夏30g黨參10g生姜5片炙甘草10g』生附6g炮附10g細辛15g干姜10g白朮10g茯苓15g柴胡10g

3-20-09

日便三次,臭極,連自己都想逃出廁所,友人在旁說道,她坐客廳都受不了,咳大為減輕,睡眠改善,半夜兩點至三點易惡夢驚醒,但已可回睡。停服所有西葯。3-18-09發生胸痛徹背,再服烏頭赤石脂丸而減輕,因此囑其續服,暫不停此丸(烏頭赤石脂丸,吞服,並含舌下數粒,緩解心絞痛,僅需三、五分鐘,可作急救用,實心臟病患者的必備良葯。)。手足不冷,煩躁除,但盜汗仍未減,【處方再加龍骨牡蠣以斂陽】。

3-24-093-31-09

惡寒,汗出,頭項強痛,胸背痛,食欲變差,咳轉頻,舌苔白厚,脈滑而略浮,處方【桂枝湯加葛根、生南星、生半夏】3-28-09汗出、全身痛、忽冷忽熱、頭暈眩、胸痛、喉嚨痛、咳加劇、痰色綠不易喀出,日稀便2~3次,不噁心,病入太陽少陽之間,處方【柴胡桂枝湯加葛根、合葦莖湯】

4-4-09

惡寒,全身痛、忽冷忽熱、頭暈眩皆除,已無表証。但半夜即咳劇,但坐不能臥,處方【一劑十棗湯(生甘遂、大戟、芫花各1公克)】囑下利止後服紅棗粥,並忌鹽。隨後再服【炮附、細辛加澤漆湯】

不料,十棗湯服後,不吐不拉,毫無反應,反而出現無汗、惡寒、口渴、發高燒(108F)、身痛、喉嚨痛,胸痛,仍咳,夜甚不能臥睡,未敢服【炮附、細辛加澤漆湯】。全家人皆勸服西藥,老先生力排眾議,拒不肯服。

4-7-09其友人代為取藥,處方一、【大青龍湯】囑汗出燒退後,隔日清晨再服處方二、【一劑十棗湯(生甘遂、大戟、芫花各1.5公克)】。果然,4-7當日服大青龍湯後汗出熱退,表證罷,但咳甚不能睡,半夜兩點半,自行決定提前服用十棗湯,這回劑量到了,拉了六、七回,坐在馬桶上不敢離開,人很倦,早上九點後,咳銳減,胸痛輕,終於能睡了。

4-8-09其友人再代為取藥,處方【射干麻黃湯加炮附、重用細辛至10克】

4-11-09 患者告訴我,他可能已經crazy了,我問:怎麼了?他回答:我平躺時不咳,右側躺也不咳,但身体一側向左則咳不停,初以為巧合,履試不爽後,才覺得自己大概中邪了。我笑答:你的描述實在太好了!從容立下處方【半遂半夏湯】瀉下後,再服澤漆湯加減【漢唐紫參10g白前10g桂枝12g黃芩5g生半夏10g黨參10g干姜6g炙甘草10g』生附3g炮附6g細辛5g干姜10g澤瀉10g巴戟天10g補骨脂10g

4-14-09左側躺咳減,胃口佳,吸入較順,胸背痛減輕,無盜汗,手足較溫,此後皆以此方加減出入,並服烏頭赤石脂丸,脈浮則轉方射干麻黃湯,躺下咳增多則用澤漆湯(紅大戟僅1~3g)加炮附、細辛,4-21-09告知西醫照肺部X光片,一切正常。目前仍繼續服用中藥調養,過了冬季,應該就可以畢業了。

 

案例三、

J. L.男性,42歲,2-21-2009來診,一個多月前咳嗽,服西藥未癒(此舉往往易引邪入里,而成壞症。),反而造成胃酸反逆,而且咳嗽加劇,白稀痰,遇冷空氣則咳甚,久咳則心痛。四周前開始出現不能平躺,須斜坐四十五度才能睡(但坐不能臥,已是十棗湯證),半夜四點必無法呼吸而醒,平時即有心臟無力的感覺,自覺心臟常打空,好像車子引擎空轉,說不出的難受,平躺時,更加明顯。常常胸悶、胸痛,(近來已胸痛徹背),偶爾心悸。身上有許多脂肪瘤,靠近左上臂的瘤,按壓即引發心臟刺痛。日便三次,散不成形,總有一層油浮在水面,小便淡黃,胃口好,口渴喜溫飲,飲冰水則胃痛。晨起精神佳,但易累,頭面特別怕風,平時無汗,須鍛煉太極拳,才能暢快流汗,手足暖(此人未練太極前,身弱手足冷,諸病纏身,幸得太極明師---呂景海先生指導,並作撞牆養生,才未發心臟病)(此與倪師傳授心法不謀而合)。睡前身暖,半夜盜汗後反而全身冰冷。

查其舌苔白腐濕,而舌質暗紫,全身肌膚甲錯,易脫大片皮屑,似魚鱗般,可一片片剝落,異常乾燥。左寸脈沉緩,重按無。右脈弦細。腹診心下痞硬,臍上悸。

慮其心陽虛,雖無表證,未敢驟下十棗湯。囑先吞服烏頭赤石脂丸三十粒,然後舌下含五粒。回家後煎服湯藥,送服烏頭赤石脂丸

處方【澤漆湯加減】:『紅大戟4g漢唐紫參15g白前15g桂枝15g黃芩10g生半夏30g人參10g生姜5片炙甘草10g』生附6g炮附10g細辛10g干姜10g薤白15g瓜萋10g旋覆花10g代者石30g赤石脂15g

2-28-09回診,

自訴每日瀉糞水三至五次,瀉時無痛苦,瀉後人反清爽,越瀉越舒服。胃酸除,心痛徹背幾乎沒有,心藏打空感只發生一次,呼吸困難發作兩次,時間較短,咳仍少許,躺則增多,但已可平躺睡了。

我告知他,處方不變,但將去掉峻下逐水藥。他竟然說:拜托別去掉,拉得好舒服啊。

3-7-09

躺下咳少了,平時不咳,遇冷才咳,告知有呼吸中止症,心跳過速,每分鐘心跳110下,查脈浮弦,原方【去大戟、旋覆花、代者石、赤石脂】【加麻黃7g杏仁12g南星15g茯苓20g加重桂枝至20g】送服【烏頭赤石脂丸】3-74-25期間病情反覆,皮膚癢,皮屑多,加麻杏苡甘,口苦加柴芩,胸悶重加薤白瓜蔞,吸入困難加清華桂粉沖服,胃酸過多再放回旋覆代赭,出表惡寒、無汗、體痛、痰白稀則轉小青龍湯。曾有兩次呼吸不順,使用了西藥氣管擴張劑。

4-25-09右側躺時較不易呼吸,時有喘不過氣,處方【甘遂半夏湯一劑】,利後再服【澤漆湯(紅大戟2g)加炮附細辛】

5-2-09回診告知,喘不過氣,已改善,但躺下則咳甚,無痰,右側躺仍右不適,自覺改善幅度不如第一次服用【澤漆湯炮附細辛加減

】。重新審視4-25-09方,發現少開了一味紫參,於是原方不變,加回紫參12g

5-9-09自訴一切良好,能睡,咳少,精神佳,手足溫。可見,紫參確有其效,配合紅大戟,相輔相成。

 

案例四、

2-24-2009

mei Z. 女性, 73歲,咳嗽一年多未癒,上背部痛,平時咳白色泡沫痰,只有早晨咳一口黃痰,躺下則咳甚,曾有結紮手術,及肋膜炎積水的病史,睡眠差,每小時幾乎咳醒一次,半夜三點醒後不易回睡,服西藥肌肉鬆弛劑則好些(此法與掩耳盜鈴無啥分別)

查第三胸椎壓痛,足水腫,手足冷,時常忘記渴水,舌苔白厚而潤,質暗微紫,飲食二便正常,夜尿一次,腹診心下區冷。脈沈弦。

診斷:【澤漆湯證】

處方【大戟4g漢唐紫參10g白前15g桂枝10g黃芩10g黨參10g生半夏30g炙甘草10g生姜15干姜10g細辛10g五味子10g生附10g】七天份

3-6-09

    自訴日便二至五次,起初三天排出許多黑稀便,之後逐漸轉黃,今已是軟黃便,不稀。躺下咳減輕,痰少,色白。背痛大減,半夜醒一次,已可回睡。足水腫已退盡,口乾,欲飲溫水。苔白微厚,脈稍浮。處方轉為【厚朴麻黃湯去石膏,加炮附、麥冬】以除寒飲在肺餘邪。

隨訪諸症善。

案例五、

1-31-09

    T.H. 43歲女性,自去年聖誕節,咳嗽至今,痰黏稠包黃綠,兩天前開始但坐不能臥,平時手足冰冷,昨晚出現惡寒發熱交替,無汗,胃口差,頭暈,口苦,自覺口臭,舌苔薄黃(來診之前括過舌苔),十多年便秘,兩、三天排一次,不硬,無不適。

    先除少陽之邪,處方【小柴胡湯】,往來寒熱停止後,再服【葶力子30g大棗20枚、生附5g炙甘草10g

2-04-09

自訴一劑【小柴胡湯】藥後,果然往來寒熱退,再服【葶力子30g大棗20枚、生附5g炙甘草10g】後腹瀉一次,水不多,咳減,痰色轉淡黃,但不易出,手足較溫,但覺體內冷,口渴喜室溫水,飲水多,胸口正中感到冷痛,能睡,但需放兩個枕頭,查脈沈細,口仍苦。處方【麻附細辛湯合理中湯、葶力(10g)大棗湯、加柴芩】

2-14-09

仍需放兩個枕頭能睡,但被吵醒後,不易回睡,喉癢而咳,無痰,手足不冰但冷,口苦剩下一點,無汗。診斷:【澤漆湯證】

處方【大戟6g漢唐紫參10g白前15g桂枝10g柴胡10g玉金15g黃芩10g黨參10g生半夏30g生姜5干姜10g細辛10g生附5g

後告知癒。

學生孟超報告 5-14-09

----------------------------------------------------------------------------------------------

治療筆記:

※暫擬【澤漆湯方】主證:脈沈表解,肺痛或有下利,咳逆上氣,躺則咳甚,甚而但坐不能臥。

※澤漆湯方為肺系重症、肺癌、肺積水之良方。

※澤漆湯方適合十棗湯證但夾虛之人。但若確實是十棗湯証,澤漆湯方力道稍弱,不足擔此重任,可先下一劑十棗湯,邪去大半後再考慮澤漆湯。

※十棗湯下後,若水很快回頭,最好改處【加減澤漆湯方】,連續攻十棗湯,反而易傷人陽氣而僨事。

※畏懼十棗湯之猛烈,可先考慮之方,因為此方相對平和,攻補兼施,服後多無痛苦,頂多排便較多而稀,與炮附細辛合用,水飲去而不易回頭。若攻不下,可再下一劑十棗湯。

※若胸痛徹背,與烏頭赤石脂丸同用。

※紅大戟初用不宜過量,不可長期服;紫參則宜重大,至少12g

【加減澤漆湯方】:

炮附10-30g細辛6-15g『紅大戟1-10g紫參15g桂枝10g黨參10g白前15黃芩10灸甘草10g

註:倪師與曹穎甫先生《金匱發微》,皆主張用紅大戟代澤漆(紅大戟即澤漆之根),驗之臨床,確有其效。

倪師曰:

腥臭泡沫痰,合桔梗甘草湯(桔梗一兩)

痰黃濁,合葶歷大棗瀉肺湯(葶歷子五錢至一兩)

痰黃或痰中帶血不易喀出,合千金葦莖湯

焦黃煙痰,合皂莢丸

參考文獻:

1.澤漆湯

 《脈經•卷二》:「寸口脈沈,胸中引脅痛,胸中有水氣,宜服澤漆湯」

《千金要方•卷十八》:「夫上氣,其脈沈者,澤漆湯主之」

此方應與紫參湯合參。

2.紫參湯方

《金匱要略•第十七》下利,肺痛,紫參湯主之

3.《本經疏證》:大戟主治為瀉臟腑水濕要藥,主消水腫,袪痰涎,利大小便,瀉痘毒陷。性味:味苦性寒,有小毒。春生紅芽,莖高尺許,傷其莖,有白汁流出,根外部赤黃,內白色,(以『易』推知,其性能入肺內之深處)

 

老師評語

 

   孟超突飛猛進的實力,讓老師十分欣慰,在未來的日子裡,要成為一代宗師是指日可待的,這種案例就是肺癌的前奏曲,治療得當就可以解除病人來自肺癌的威脅,世間只有真正的正統中醫學可以做到預防與治療各種癌症,錯誤的西醫學只會讓病人更容易得到癌症,加速病人的死亡速度,溫病派的處方,太過溫和無力,無法立起重症,上篇中所述的病情,如果這位病人是遇到溫病派中醫時,只有二種狀況會發生,第一就是被溫病派中醫推給西醫去治療,第二就是耽誤病人的病情,一但失去治療時機,等到連經方家都來不及使用經方救治時,病人就無法回天了,經方絕對可以治百病,但是也要病人提供治療時機,一但被其他醫師延誤治療時機,真的是無力回天了。

 

漢唐中醫 倪海廈謹記於2009年05月18日

 

Hit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