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小故事

十棗湯案例【一】崩漏

2-27-2008初診

43歲劉姓已婚婦人求診, 原因是三個多月持續經血不止,經中西醫多位醫師治療無效,(本來心想,不過是芎歸膠艾湯或桂枝加龍牡湯之屬,轉念想,多位前醫治療無效,必有其它原因,別先入為主,莫忘倪師告戒:放空自己)。

經問診得知:經血色淡紅,質稀無血塊, 點滴不止,腰腹沒有疼痛不適,四肢冰涼,怕冷怕風,平時不易出汗,口不渴,喜熱飲,食慾尚可,二便正常,病人自訴:我還有一個奇怪的症狀(來了來了, 我立即豎起耳朵, 倪師說過, 當病人如此陳述時, 一定是個關鍵因素.已經咳嗽一兩年了,每日清晨必有許多白色稀稀的泡沫痰吐出,除了第一口痰微黃之外,其餘皆白色,偶爾帶有血絲,口堮犰陴D涼麻麻,又似辣辣的味道(想必是肺金之氣味),於是我追問:睡眠好嗎?可否一覺天亮?不行,每周總有兩三次,清晨四到五點醒來不能睡。胸悶嗎?胸悶短氣,而且背部膏盲區一直有一個巴掌大小的面積覺得冷,好像有一台冷氣在吹我的背。(再問一句我就可以確診了,不是小青龍,便是+棗湯)您可以平躺著睡嗎?可以

此乃小青龍湯症無疑,我開立處方:【小青龍湯,加重乾姜、再加炮附子】。

刻下 脈診:雙寸脈細弦=>(寒飲之脈)

腹診:心下部有振水音及鼓音=>(心下有水氣之腹証),小腹及少腹區無壓痛,但腹皮軟而無力。切診也支持我的診斷。

3-4-2008複診第一次

病人自訴月經量減少了,甚至有一兩天是乾淨的,她讚道:你是唯一的一個醫生告訴我,問題不在婦科,而是肺部引起的上虛不能制下,因而有漏下之症。不愧是倪醫師的學生!(原來又是一位恩師的粉絲)

現下已無怕風之症,咳嗽及白痰也減少,背後冷的區域縮小至拳頭般大小,但四肢仍冰冷。表寒已除,里寒飲重,於是處方:【射干麻黃湯,加乾姜、生附子二錢】。

3-14-2008複診第二次

病情無大進展。背後冷的區域縮小至拳頭般大小,口不渴,四肢冷,胃口稍減,里寒仍重,睡眠改善。處方:【射干麻黃湯湯,加乾姜、白朮、茯苓、生附子加重至三錢】。

3-19-2008複診第三次

病情轉變,月經漏下並未完全停止,原本己改善的睡眠狀態,變成清晨兩點醒,三點後,一陣發冷,白痰出後,才能再睡,手足回溫已不冷,仍喜溫飲,晨起口苦口乾,眼乾澀,有時眼前發黑,右脅肋部脹痛而冷(慚愧,請教恩師之後才發現,犯了一個大錯,治肺先治肝,我應同時加入疏肝補肝之藥才對!),再問清背部感覺時,病人陳述:冷的區域,其實偏於左側背,而左胸也有牽引不舒之感,大小與背部同,好像投影一般,前後呼應,而且另一個奇怪的現象,病人兩點醒後,一陣發冷只發生在左胸背,且汗出(有陽不入陰之象,怎麼越治越壞?);右胸背則不冷,也無汗出,同時,白痰出完後,約三點才能再入睡。

另,據西醫檢查,發現右肺呼吸正常,左肺呼吸短淺而較快速。病人接受我的建議,沒有作任何侵入性檢查。

再立處方:【3-14方,加入柴、芩、玉金、清肝藥,及四物湯補肝血】。

藥後,病人自訴,清晨二點不再醒,但是又回到四五點不能睡。於是病人主動停藥,發現停藥則一覺天亮。目前症狀:咳白色泡沫痰,漏下仍有,左胸背冷區域如拳頭大小沒變,右脅肋部脹而冷也同樣沒進步。(攻肺則寅時醒,攻肝則丑時醒,左右不是,決定改採守勢。)師曰:攻不下則採守勢,可以立於不敗,再伺機而動。

2008-4月複診第四次

處方如下:【歸耆建中湯、加苓、朮、乾姜、附】

藥後,病人自訴:清晨丑寅時辰,每小時醒一次,且咳白痰,苦不堪言,再度選擇停藥,停藥後則一覺天亮。

###############################################################

(如果病人但坐不能臥,我就能下一劑十棗湯了,倪師一再強調,此乃十棗湯用藥之時機,我也親眼目睹,數次恩師用此方之神效!。可是,她平躺著睡沒有問題,怎麼辦呢?我陷入苦思,決定重新檢閱<傷寒><金匱>條文。關於十棗湯條文共四條,病懸飲者、欬家、支飲家、胸中痛、心下痞硬滿引脅下痛、、、、、。除了定義支飲的條文提到『欬逆倚息不得臥』,四條主要條文並未提出但坐不得臥,自忖,但坐不得臥,乃積水之甚,若提前下之可否?決定一試,我心中明了,此水飲不除,將來必生肺癌大患。),

5-3-2008複診第五次

處方【十棗湯】一劑,以峻下逐水(藥源:漢唐十棗湯膠囊八粒,紅棗水清晨送服)之後再續服2008-4月處方:【歸耆建中湯、加苓、朮、乾姜、附】

病人自訴:早晨7:15服藥後覺噁心,肚子不舒服,絞痛,人倦,臥床不起,先生來電告知,問是否送醫院急救?我答曰:不急,再等一下,每個人体質不同,並非都服藥立即傾瀉。約早晨十點,病人開始排便,但非水瀉,有嘔吐,吐出淡褐色液体,及棕黑色粉末,之後吐出許多痰。直到下午五點,始狂瀉水狀液体+數次之多,但是已吐不出東西,只作干嘔,四肢冰冷,汗出(多位病人有相同經歷,十棗湯似乎汗吐下,三法具備!),下午七時許恢復正常,能喝下事先備好的紅棗米粥。一小時後手足回暖,當晚即安睡到天亮,其後數日服藥也不會再咳醒。

   5-17-2008複診第六次

可以看得出,病人精神許多,原本臉上淡淡的一層黑氣已消失,見到難得的微笑!自訴:十棗湯峻下兩日後,忽然經血大下,之後再無點滴漏下之苦(也算水分病的一種吧,經言:水分,此病易治,何以故,去水,其經自下。)。背部冷的區域只剩一個姆指大小,且位置上移到近肩部,右脅肋部如果不重壓,已完全不痛(省了一劑甘遂半夏湯,如恩師所言:+棗湯之引脅下痛,乃水飲在肺的下方;甘遂半夏湯之脅肋痛,為水飲在肺外的肋膜、膈膜。偶爾咳一下,痰少。睡佳,偶然清晨四、五點醒,也能馬上睡回。有趣的事,口中辛辣的味道也去除了。(為了此案,我也數度失眠,現在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也能好睡了)。

處方:【射干麻黃湯、八珍湯、加乾姜、炮附】

5-31-2008病人告知,已近痊癒。

回想起一位恩師說過:病人是我們最好的老師,此言不虛。因此案,讓我体悟出附子與甘遂之不同,寒冰非生附之熱不能化,但積水如堰塞湖,非甘遂不能決堤洩水。但水去之後仍須炮附固護陽氣,則水不回頭。也讓我明白為必何加重生附,病人反不能睡,因生附之陽熱將水飲蒸化為水氣,水氣上衝,反至咳逆倚息,而積水太重,非生附所能化盡也!

記下此案,非表己功,只為表達對倪師平日悉心教導的感謝,學生因您而精進許多,已不可同日而語,及給師兄姊們一個參考,不必重蹈我所犯的失誤。

學生孟超敬上

 

 老師評語

   張孟超醫師是加州開業中醫師,大家看到這篇醫案後就應該知道此人有多強,面對病人時思路清析,敢於出手使用經方峻劑,是位不可多得的明日之星,他也是我得意門生之一,上述案例中的病患根本已經是接近於肺癌初期了,西方醫學必須等到肺癌末期時,才察覺得到,肺癌初期西醫是無法測知的,張醫師出手的技巧跟思路非常正確,臨症時下手得宜,所以才能替病患解除多年以來的病痛困擾,也同時做到替病患預防得到肺癌了,真是優秀啊。

   我將這些學生回報案例登錄於此,只有一個想法,就是要讓世人了解到真正的中醫可以替病人做多少,我這些學生的成就,已經超出我的預估,真是很高興有這些傑出弟子在外協助病人,我們正統中醫不需要打廣告,只要將實力發揮出來,西醫怎會是對手呢?

漢唐中醫 倪海厦謹記於西安06/24/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