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胃癌案例】  

8-27-2008初診

H.S.W婦人, 53歲,十年以上的萎縮性胃炎病史,並長期服用西藥甲狀腺素,胃部一直有阻塞感,於20085月作切片(BIOPSY),發現早期胃癌,西醫建議作胃部全切手術,病人猶豫不決,經友人推薦,原想到佛州找恩師看診,由於距離,及家中兩個小女兒無人照料,於是退而求次,先來我的小診所就診。

 

婦人神情顯得焦急不安,面色萎黃而晦暗,一直問我,開刀好嗎?她自己的哥哥是西醫,也建議開刀,但她總抱一絲希望,不開最好,她說:將來有個萬一,也已經想到如何安排女兒了,說著,眼眶紅了起來。

我答道:請妳給我一個月的時間,若亳無改善,我幫您轉診到恩師那奡N診,就算妳決定開刀,也至少等上一個月才排得到呀,不如這個月就開開心心,別想開刀的事了。

 

我請她伸出舌頭,很明顯的地圖舌,白而腐,邊有輕微齒痕。摸了脈,雙關弦,右關微附骨脈。一邊問診得知:睡眠品質差,不易入睡,易醒,手足冷,胃有阻塞感,但不痛,腹部時有脹氣,嗝氣、放屁後較舒服,食慾尚可,沒有噁心想吐的感覺,無胃酸逆流,二便正常,口不渴,喜溫飲。

眼診:土區變小,木區擴大,有破洞及脂肝圈紋。

腹診:心下痞硬,扣診心下及左脅下鼓音。

穴位診:足三里至上巨虛泛青。

診斷:XXX證

開立處方:【保密中】每日三次,飯前空腹,溫水調服。

 

10-22-2008

上方前後加減出入,共五周,第六周未服藥,於10-13-08作切片(BIOPSY),及腸鏡,胃鏡檢查。

先說服藥結果吧,至9-17-08以後,不再出現心下阻塞之感,很少脹氣,半夜仍會醒,幫女兒蓋被,可回睡,手足不冷。現下舌上苔薄白,已無地圖舌之象,脈緩,腹診查無心下痞硬,但仍有脹氣之鼓音。

今日氣色紅潤,一掃昔日陰霾,面帶微笑,轉訴她的西醫說:「我不知道妳作了什麼事,但請繼續,因為檢查一切良好,已痊癒大半,(查無癌細胞,只剩萎縮性胃炎)。」

 

接著她興奮的告訴我,決定和家人一起,帶著中藥,乘油輪出海渡假,待會兒就去訂票了。我也替她感到高興。

恩師所言不虛,胃癌是較好治的癌症(未經西醫治療),唯一不同的是,恩師只需兩周就好了!

 

二、【噦症案例】

4-18-2008半夜,接到弟弟從台灣打來的越洋電話,家族一位長輩昏厥,送往北市陽明醫院住院。話筒的另一頭,傳來患者連續的呃、呃的聲音沒有間斷,(我心想,不妙,似乎是胃氣將絕的噦症)。

弟弟告訴我事情經過如下:患者素有糖尿病史,長期服用西藥降糖藥,降膽固醇藥,近幾個月內體重持續下降,2週前因感冒服用西藥,未癒。

4-11-08晚,病轉惡化,上吐下瀉,臉色蒼白,極度虛弱無力,晚上11點開始發燒,身體感覺極冷,雙腳走路無力,小便失禁。(病直入太陰、少陰證)

4-12-08喝水吐、進食亦吐, 曾有一次大便無法控制。

4-13-08開始出現打嗝不止症狀(胃氣將絕的噦症),昏厥,送台北市立陽明醫院(住院)

4-14-08西醫著手處理(點滴、抗生素、降血糖、胰島素、止嗝針、退燒藥等)血糖值350

4-16-08半夜曾大小便失禁、且昏迷經搶救。(陽氣脫)

4-18-08仍打嗝不止,且為極短促的連續,血便三次,無法進食,食入即吐,身體感到極度躁熱,要求冷氣開最強,但一樣感到熱,半夜盜汗不能睡。(陽不入陰之象,病已入厥陰)

----------------------------------------------------------------------------------------------  

 

當時第一個想法,如此險急危證,沒有親見,大有冒險之虞,還是請S.H.師兄幫忙,他的醫術在我之上,我很放心。但轉念想,萬一患者命中註定難逃此劫,豈不讓師兄背上一條性命?

與其相同結果,不如自己承擔吧。

 

於是開了處方:【保密中合方】

4-18-08先準備一片生薑置於患者舌下,30克吳茱萸粉調水為糊狀,貼于雙足湧泉穴,噁心除去後服藥。(十分鐘後,果然小口、小口送服藥水,並未吐出)

4-19-08無血便、但亦無排便,打嗝症狀改善(頻率仍高,但每次持續時間,縮短至10分鐘以下),口極渴、欲喝冷飲,每次餵藥後病人立即咳黃痰,其間斷斷續續發低燒(37~38度左右),血糖值超過500

4-20-08處方:【合XXX三方】加【XXX湯、XXX】腳底湧泉穴續敷吳茱萸

藥後患者情形如下:

打嗝頻率持續降低至1小時1-2次、每次持續約5分鐘以下,口仍渴,但開始不想喝冰水,喜溫飲,持續未排便,痰減少了。開始有一點食慾,喝一丁點水果汁,清神較佳、臉色較佳(陽氣回頭了)。方去【保密中

4-21,22-08排二次大便,黑色粘稠,有的似果凍,極為腥臭,同在病房之人皆想逃出,臭不可忍。(此為佳象,毒物排出)

4-23-08打嗝程度進一步降低(2-3小時一次、每次5分鐘以下),開始喝糙米粥的湯汁,身體不感躁熱,喜熱飲。(從厥陰回到少陰,命救回一半了。)

4-25-08排少量咖啡色便,一日2-3次,進食米粥湯汁,水果泥

4-26-08自此排便皆為咖啡色稍微成形之便,喜熱飲,打嗝症狀幾乎完全改善(一日僅少數2-3次,且持續2-3分鐘即止),偶而身體忽冷忽熱(從陰證回到少陽陽證,命救回來了。)方加【小柴胡湯】。

4-27-08白天開始食慾佳、胃口大開。一星期後出院。

感謝恩師平日無私教導,及弟弟對經方醫學的堅信,這位家族長輩,才能得此善緣。

學生孟超報告到此10-30-0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相關條文,以利檢索。(保密中)

 

老師評語

 

     孟超是我最優秀的學生之一,但是由於此案非常之好,我們必須保密,以免為不屑人士(如徐崇振之類)或是西藥廠拿去,然後保密自珍,不傳後人,用此方以詐取病家錢財,只可在漢唐同學之間流傳,為了保護善良百姓,希望大家不要外洩,外洩出去者,逐出師門。處方保秘是出於大慈大悲,一旦流落外界,必將讓每一味中藥材都水漲船高,這樣受害的將是百姓

 

     但是如果是我的學生,自己又不敢開藥給病人吃的這類無用學生,請注意,妳們將得不到這個處方,因為妳們拿去無用的,何必浪費呢?

 

     上面那位美國醫師,比台灣的台大醫院優秀多多因為他說出真話,所以間接的幫助到這位病人,有胃癌的病人無需到佛州來找我,我的學生非常之多,你們可以直接去找他們就可以了,上面那位胃癌病人,孟超之所以需要耗費 五週以上,就是因為病人去做過切片,如果沒有做過切片,就是二週的療程就足夠了。

 

      得到胃癌的病人如果去找西醫治療,就是去找 [ 鬼 ]開藥,一般西醫做法是將胃整個切除,之後開始做化療,直到病人死亡來臨才會停止。給正統中醫治療就是找到[ 神佛 ]來治療,結果就是現在全家一起出去旅遊了

   

      但是請不要找被我逐出師門的徐崇振,因為他連最簡單的胃病都無法治好,更何況是胃癌呢?

 

漢唐中醫 倪海廈謹記於佛州2008年10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