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用胰島素的案例

 

    10/02/2008,晴,男,高壯的美籍白人工程師,出生於1954年,今天是他的初診,來診時神色不安,自述其八年來,每日服用阿斯匹靈、降血壓、降血糖、降膽固醇、胃酸反逆、鼻炎過敏等西藥(AspirinActosGlucophageGlucatrolPrinivilMexiumVytorinAllegra-D),然日前仍被西醫診斷患有第二型的糖尿病,需終身用胰島素治療。他不想這一生就要在被胰島素控制下中過日子,乃經由他的好友介紹來尋求中醫治療。此人腦筋還算清楚,至少他已認知到在服用了八年的西藥後,結果血糖還是無法控制,還落得如繼續以西醫方式治療,必須得終身依靠胰島素的結局。我告訴他不用緊張,我來幫你檢查,只要是能被中醫查出來的所有症狀,中醫都能解決,只要我說的出來,就有辦法做的到,而不像某類醫學,花了極大筆人類的血汗錢研究設計出一堆檢測儀器,結果呢?就算檢測出某某器官有病變了,往往為時已晚且無法解決問題,反而製造出一堆新的問題;而中醫是來自於大自然、道的醫學,凡藏之內者,必顯諸外,站在外面,就可以看到堶情A且能做到真正的預防,在病之初就先將疾病止住,孟子嘗言:「觀其眸子,人焉廋哉!」正是此義。隨著正統中醫經方的逐漸開展,優秀弟子的不斷出世,將可替全人類省去多少不必要醫療資源及經費的浪費,最重要的是,是真正可以救人,而這傳承的工作,以及將經方普傳至世界上每一個角落的工作,就是我所要做的,是責無旁貸的呀。就算再多雨,打在我的臉上,我也不會去擦拭,因為這分心志千年以來,經方家是從未改變過。

    此人胃口非常好,睡可通霄,雙足溫,大便每日都有,口渴,喜冷飲,只是體力不佳,夜間會全身出汗,足部尚無麻及痛,其眼診:胰區稍大、肝區尚好、腎陽不足,其餘各臟結構均好,這表示什麼呢?此人身體其實很好,只是被藥毒所害。此人病尚淺,治療起來非常簡單。尤其胃酸反逆部分,一碗下去,就可知道結果了,就是這麼快,相信精研過人紀系列的同學,都知道該用什麼方。其餘的,只要幫他降低胃口,解決口渴及幫他補腎陽,血壓及血糖自然都會降下來了。我並告知他,停服一切甜食及乳製品,阿斯匹靈也不要再吃了,因為這些吃進體內都是酸性的,會導致胃酸反逆惡化。

    另讀者們要知道一點,長期使用胰島素結果,就是叫胰臟去睡覺,這一睡,就很難醒過來了,到後來血糖還是無法控制,全身浮腫,腎臟衰竭,眼睛也將得到青光眼,這就是「土剋水,水不能生木」的明證,然後如果腳受傷,你將被截肢,然後直到無法再切後,你就死掉了,給西醫控制血糖的結果就是越吃就須要越多的西藥來控制,而結果就是越治越壞,愈補愈大洞。

    此人從神色不安的進來,到心情放鬆的離去,無疑的,此人是幸福的,因為他選擇了能真正幫助他的醫學。

    相較於上述案例中有智慧的美國白人的選擇,以下是愚癡迷信西藥,執迷不悔華人的案例:

     08/25/2008,一個面色青黑的51歲的華人走進我的診間,他是從我在加州執業學生處那兒得知我,而來就診的,此人的面色,和非洲黑人的顏色差不多,可知他的肝臟已傷得多重了。他自1981年開始即患非AB肝的C肝,給西醫治療到現在已演變成肝硬化、肝癌,二年前被診斷出又患有糖尿病,每天注射胰島素共75個單位,早上50units, 晚上25units, 6個月前,小腿以下開始水腫至今,觀其腹部肌膚,已出現因肝硬化造成之蜘蛛樣血絲;且其髮質是乾的。這真是重病,中醫自古即言:「男怕腳腫,女怕頭踵」,此人已是性命交關了。問診略述,其小便深黃近紅,量很少,夜間尿多,色清。大便每日有,有時是黑油;手足冰冷,會麻;很多年不流汗了;常常抽筋;午後會身熱,夜間也有身熱;手涼額熱;尺脈大於寸脈。此人症狀已有陰陽將決離,陽不入陰的情形了,而午夜十二點及中午十二點是陰陽交界之處,人體的陰陽律和大自然是一樣的,所以當人體內有陰實產生時,(陽實不會致命),中醫是可以馬上偵測到的,和西醫不同,西醫可能要病勢發展到一年後、兩年後儀器才會檢測出,查出來都很晚了,往往於事無補。在病之初動手都不會困難,如肝陰實之人夜間一點到三點無法入眠,中醫只要想辦法讓他睡通霄即可。

     此病人因為肝家有陰實之症,所以當陽氣要入陰時,被陰實所阻無法進入,於是陽就會回逆,病人此時就感覺到熱,類似西醫所說的低燒,臨床上看到只要有陰實之症的病人,都會有這種症狀出現,如果能夠將陰實打開,病人就有救,因為陰實是在右側肝區,所以正好是在這陰陽大氣的交接之處,於是人體的陽氣無法進入陰臟,病人上半身就很燥熱,陰中無陽熱時,下半身就涼。肝陰實本已剋土,治肝要先實脾(),結果其長期大劑量的注射胰島素,不斷叫胰()臟去睡覺,去睡覺,我不需要你了,又造成土剋水,造成水腫,水又剋火,火就是心,此人已多年不流汗,心傷已成,這已是最後一步!

     我告訴他,停止再注射胰島素,注射胰島素只會造成水腫的惡化,干擾中醫的治療。第一診時,幫他用四逆湯打開陰實之門,並幫他清肝,並強心強腎利水,又幫他下針雙側三皇穴、足三里、章門、期門、左肝關幫助排水止痛;第二診時,其小腿水踵已退許多,但未全退,足也溫許多,可以排一些汗了,睡仍不深,其仍在注射胰島素,並未停止;第三診時,水腫全退,體重也少了3磅,睡眠好許多了;第四診時,仍在注射胰島素,午後、夜間仍會身熱,睡無法通霄,小腿又有些腫,此次加上麻黃附子細辛湯幫他發陽,欲協助他排積水;第五診時,水腫仍有,中午以後開始身熱,這期間每次均告知注射胰島素之害,然其就是無法停止注射,到了第六診時,其各項陰實指標仍在,仍每日注射50units的胰島素,我在想盡辦法幫他把破的水桶補起來,然他仍然在水桶上不停的拿刀戳洞,這類只相信西醫,不相信中醫,自以為是,又要吃西藥又要吃中藥的人,是屬於中醫十不治中之人,本是我所拒絕看診的,我早在第一診時就告訴他:你這種情形我根本就是不看的,真不知你是怎麼混進來的!已經給他幾次機會了,但其依然故我,這種人實在是無法再幫下去了,也幫不了了,他要為他的信仰而死,我也無話可說,再待下去只是徒然浪費金錢而已,還是請他早點回加州多多陪陪老婆孩子吧。九月下旬,我請他返回加州,因為我已幫不了他了。

    從以上兩個真實案例,讀者們有學到什麼呢?真正有智慧的人,是從別人的身上學到教訓,而且不再犯同樣之過。當這世界上因相信錯誤醫學而死的人愈來愈多,剩下的就是相信正確醫學而生的人。生命很寶貴呀,為什麼不好好珍惜善用呢?

    10/03/2008,一位太太來自波多黎各,40歲,自述是自八年前生完小孩後,就得到第一型糖尿病,就是西醫所謂的胰島素依賴型糖尿病,必須終生注射胰島素,腹部裝有一個幫浦,隨時可以注射胰島素進入身體內,她臉上氣色黑暗無光,我一望就可以知道,此人的腎臟功能已經很差,所以臉上可以看到水的真色,再讓她將舌頭伸出來看,只見舌苔極白且厚中間尚有一點淡紅色,對中醫的診斷而言,此人的心氣只剩下一點,隨時就會淪陷,一旦淪陷就必須開始洗腎,這個病例就是一個標準的因為長期使用胰島素控制血糖後,終於因為濫用胰島素而導致腎臟衰竭,她是由本地美人介紹而來找我診的,因為是外國人,我不怪他們不懂中醫藥,所以我欣接受這種挑戰,如果同樣的病情是發生在中國人身上,我只好讓我診所中其他醫師接手,我是不會幫中國人治療這種問題的,因為一想到中國人不信中醫學,我就一肚子氣,一氣之下呢,我就會開始罵人,於是我的血壓就會上升,就會像過動兒一般,到處亂跑,這樣如何能治病呢? 請讀者記住我說的話,糖尿病本身不會導致腎臟衰竭的,是胰島素讓腎臟衰竭的。

    此女上熱下寒,因為口渴而想喝冷水,加上月經一個月來兩次,所以肯定是有熱症,但是因為手足皆冰冷,又下焦寒症的表現,這種寒熱併現的症狀最難治療,如果是出現一派寒症,我使用四逆湯之類就可以很快將她的腎臟跟胰臟功能恢復過來,八年了,雖然是有些積重難返,但是我不幫她,請問誰能幫她呢? 如果你是中醫師,你確定可以幫她治好,請立刻來電告知我,我會立刻轉介給你治療,只要對她有益,我為何不做呢? 當我告訴她即將面臨洗腎時,她的眼淚當場就落下來,試問普天之下,有誰會願意去洗腎呢? 台灣人因為濫用西藥的結果,現在是排名世界第一的洗腎之島了,這些眾所周知的真實數據,還是沒有辦法喚醒台灣人,真正是讓我氣餒啊,怎麼會這樣笨呢? 這舉世第一的科技大島,卻同時是罹患肝癌第一,也是洗腎第一名的島嶼,真正是在國際上丟盡中醫的臉,如果發揚真正的中醫學來維護民眾的健康 ,怎會有今天的後果呢?

    從上面三個最近已經發生的真實案例中,讀者可以比較出來,美國人與拉丁美洲的人,反而因為了解西藥的禍害,因此積極的尋找其他的治療方式來取代現有的錯誤醫療方式,於是來找中醫治療,反觀自己中國人,完全不懂中醫學,也因為英文能力太差,沒有看懂美國新聞每天都在漫罵西醫藥的無效與害處,居然會相信西藥廠的理論,而且還至死不悟,可能還深深的在慶幸能住在美國,不被中醫藥汙染,這種自以為是的蠢蛋很多,我對這種人,只有放棄治療一途,我還能有選擇嗎?

    本診所的政策是絕對不耽誤病人的時間與金錢,舉凡讓我感覺到,病人在此浪費他們的金錢與時間時,我只有讓他們另請高明,請君不要再來,以免又被我趕出去,何苦呢?

 

    許多讀者來傳真希望我來解決你們的問題請勿抱希望因為我是無法回答你們的問題我這裡是個學術網站不是醫療諮詢網站讀者有疾病的問題時請就近找中醫師來協助你們你們問到我時我只有一句話要找我看病請來我這面對面看請千萬不要再傳來你們個人的問題以免耽誤你們的病情目前我是一律不做回答的請勿再試, 我肯定告訴你毫無用處的,請見諒目前所有傳真來的都直接丟棄在垃圾桶中, 我是看都不看的

    這篇聲明已經不知貼過多少次了,結果還是有神經病般的人傳真來述說自己的病情,我不知道你們的心裡在想什麼,但是我肯定的是,你必定是個笨蛋,我已經說的很明白,不要再傳真來了,這種行為讓我非常生氣。所有資料我都已經丟在垃圾桶中,我是看都懶得看你們這些讓我厭惡的人,我為什麼要幫你們看呢

  我診所的傳真機只是給我的病人做複診專用,凡是進來打擾的人,我永遠都不要看到你,因為你正在干擾我幫重症病患治病中,我是最痛恨你們這種行為